固話:0518-86886999
新聞中心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中國塑料2020年再生行業洗牌及可降解三大類型

發布:nagnehgyl 瀏覽:1035次

2020年是中國再生塑料行業面臨嚴峻挑戰的一年,有多個原因:

一、原油價格暴跌,下游不景氣;

2020年是中國再生塑料行業面臨嚴峻挑戰的一年,隨著原油價格的暴跌,塑料新料和再生料價格差價越來越小,甚出現倒掛的現象,廢塑料企業幾乎無利潤可言。原油價格在一定程度上決定著石化行業的成本因素,作為塑料制品也不例外。但是塑料制品處于石化產業鏈的較末端,作為離終端消費者較近的產品,對經濟環境有較高的,其價格除了受到石油價格的影響之外,與下游行業的景氣度也有很重要的關系。

二、新冠疫情

由于新冠疫情影響,全球經濟放緩,經濟下行壓力增加,塑料原料市場波動,廢塑料回收行業遭受重創。

三、環保風暴與限塑減塑相關政策

與此同時,中國再生塑料行業受2017-2019年環保風暴與“禁廢令”雙重因素的影響,諸多“小、散、亂、污”廢塑料回收與再生加工企業被關閉,廢塑料再生利用規上企業多數處于停產和半停產狀態,廢塑料環保相關的規定越來越嚴格和健全,行業準入引導行業正規化、自動化、綠色化,各國高度重視并相繼出臺限塑減塑相關政策,限制一次性塑料制品的消費,推動廢塑料回收循環利用。

2020年,中國再生塑料行業企業“生存”現狀

2020年,受全球新冠疫情的影響,國外生產企業的開工率下降,以工業廢料回收為主的全球廢塑料回收總量減少,加之海運價格暴漲一倍,諸多不利因素對全球廢塑料產業帶來了的打擊,但是在無廢城市建設及垃圾分類與資源化處置的驅動之下,中國國內的再生塑料行業卻呈現逆勢增長的態勢。

全行業內呈現“破舊出新”的大趨勢,又涌現一批新入行的企業,國內再生塑料行正規業企業總量不降反升。

據天眼查數據不完全統計,截止目前,中國國內與塑料再生相關的在業、存續企業超過6.0萬家,在過去的5年中,相關企業新注冊量達到4.5萬家。

2020年1月到5月,我國塑料再生相關的企業新注冊量為7118家,其中四月份注冊量多,共注冊2232家相關的企業,環比增長36.4%。

去年同期(2019年1月至5月)相關的企業新注冊量為5895家,相比去年,今年前5個月我國塑料再生相關企業的注冊量同比上漲20.7%。

其中,有相當一部分企業已轉移到東南亞、日韓、歐美等國家籌建工廠, 中國再生塑料行業正在逐步從“全球廢塑料資源+國內再生加工”傳統模式轉而成為“海外廢塑料資源+海外再生加工”與國內廢塑料循環再生利用的雙驅模式,中國再生塑料行業的全球影響力不降反升,真正成為了全球廢塑料再生利用的中堅力量。

中國塑料再生行業進入優勝劣汰時代

隨著行業治理的科學與深化,我國塑料再生行業的門檻升高,規?;偁幖觿?,競爭也向中高端領域滲透,未來發展潛力較大。

中國廢塑料再生利用加工企業,尤其大型企業迅速調整產業布局,結合國內的“垃圾分類及資源化處理”、“無廢城市建設”等新趨勢,全力推動中國廢塑料行業回收體系與再生塑料產業園區的建設。近兩年,中國再生塑料行業受到大資本、大企業的熱切關注,一批央企國企、部分環保概念上市公司及依靠廢鋼鐵、廢金屬而發展壯大的再生資源龍頭企業紛紛布局廢塑料回收、再生加工產業, 再生塑料行業進入龍頭企業崛起、中小型企業差異化發展的優勝劣汰新競爭時代。

從回收體系看,未來中國塑料再生將通過消費者、生產企業與政策發力,倒逼完善回收體系,創建綠色塑料再生一產銷監管鏈是我國塑料再生行業發展的必然趨勢,而廢塑料“綠色再生”體系將是未來行業投資的主要方向。

根據相應原理的不同,可降解塑料材料分為以下三類: 生物降解塑料、光降解塑料和其他降解塑料。

生物降解塑料包裝材料

生物降解材料是指可以由自然界的微生物如細菌、真 菌等與藻類進行相互作用從而使材料得到降解的材料。該材料基本能被環境的微生物分解,分解后變為二氧化碳和水或者甲烷和水。生物降解包裝材料經降解后產物可以參與自然界中的碳氮循環,碳氮元素不僅可以構成生物的基本骨架,而且可以通過自身生物化學反應實現生物的新陳代謝。因此,生物降解塑料包裝材料是一種環境友好型材料。

光降解塑料包裝材料

光降解塑料包裝材料是指在光的作用下會自動降解 的材料。反應機理為塑料會吸收陽光中的紫外線,會導致鍵能減小,使聚合物長鏈發生斷裂,大分子變為小分子,小分子還會繼續發生氧化反應,自由基會發生斷鏈,小分子碎片被空氣徹底氧化。光降解塑料分共聚型和添加型。共聚型塑料是用一氧化碳或其他烯烴等單體共聚形成的塑料。

利用聚合物鏈上的類似羰基的發色基團和一些弱鍵,使其在光照條件下存在更不穩定,從而實現光降解。添加型則是在普通的塑料中加入二苯甲酮等對光的光敏劑,使其能吸收波長為 300nm 的光,促進分子之間脫氫,不斷分子量,終達到降解的目的。光降解塑料得以降解的必要條件是有光照即紫外線充足,當光照或紫外線不足時材料難以降解,其反應條件較為苛刻。

其他可降解塑料

隨著社會的發展,醫療衛生成了熱點話題。醫療垃圾 的處理也越來越被重視。在其中添加吸水性物質,當醫療廢棄物使用完畢后丟入水中,它會溶解在水中,常見的醫用手套就是用這種方式處理的。

本質阻燃高分子材料的發展前景

現階段我國制備阻燃高分子材料主要方法為,通過對 物理機械的方法進行使用,將阻燃劑加入,確保實現高分子材料阻燃的目的,雖然我國所使用的這種方法方便,但是在制備的實際過程中仍然存在較多的問題,例如阻燃劑的投加量較大。而且在高分子材料中對阻燃劑進行加入,能夠直接對基體聚合物的機械性能、理化性能造成極其嚴重的影響,尤其是加工性能、電學、力學等。

同時在材料中阻燃劑的穩定性較差,導致在對其進行使用的過程中,極其容易發生流失,不僅會對環境造成污染,也會對資源進行嚴重的浪費。

并且由于溴、氯系的阻燃劑具有較高的阻燃性,不斷對其進行廣泛的應用,但是經過相關的研究表明,溴系阻燃劑在阻燃的過程中,會產生大量的有毒氣體,不僅會對環境與人們的生命安全造成極其嚴重的威脅,也會對被阻燃的基體材料的抗紫外線的能力進行大幅度的降低,從而促使人們越來越重視其所引發的問題。

因此為確保對其存在的不足進行有效的彌補,相關的研究者通過對化學反應手段進行使用,能夠成功法合成一系列自身具有較高阻燃性能的新型高分子材料。一方面,對具有活潑原作的阻燃劑與聚合物進行選擇,通過對重排或者縮聚進行使用,開始制備阻燃高聚物。另一方面,對具有阻燃性能的原子進行選擇,對新型的本征阻燃高分子材料進行直接的合成。

針對目前可降解塑料包裝材料存在的問題,未來研究 過程應特別關注以下幾個角度:

降低生產成本

成本問題一直是產品能否大規模應用于市場的重要指 標,在未來研究過程中,我們可以通過提高廉價原料的比例來降低可降解塑料包裝材料的成本,以及通過優化改良工藝來降低可降解塑料包裝材料生產過程中的成本。從源頭和生產過程兩個方面來降低成本。

提高降解

光 - 生物可降解塑料具有光降解塑料和生物降解塑 料的雙重性能,相對比于光降解塑料,它不受光強及紫外線的限制;和生物降解塑料相比,它的工藝過程又簡單很多??蒲腥藛T在其中加入兩種誘發劑使之具有優異的性能。即生物降解劑淀粉與誘發光化學反應的可控光降解光敏劑,還有一些助降解劑。

其中可控光降解的光敏劑在規定的誘導期之前較為穩定,不使塑料降解,具有理想的可控光分解曲線。在誘導期內塑料的力學性能保持在 80% 以上,達到使用期后,力學性能迅速下降。還可以通過調整濃度比,使塑料定時分解成碎片,再在自動氧化劑和微生物對淀粉的共同作用下,此種材料將很快被分解。

研究新型的助劑產品

不斷摸索提高可降解塑料包裝材料的成分配比,使之 更科學,通過助劑的添加,使之性能得到提高。例如通過添加穩定劑來提高光降解塑料包裝材料的穩定性,使之受外界環境影響變小,在光強或紫外線稍弱的條件下也能進行降解。

盡管科研人員對于可降解塑料包裝的研究已達到一個 高度,但是現階段仍存在以下問題:

成本問題

相比較于普通塑料,可降解塑料往往添加某些化學物 質使之遇光遇水得以降解,從設計到應用的每一步都增加了塑料的成本。受環保意識及消費習慣的影響,高成本的可降解塑料目前還是難以普及。

性能問題

可降解塑料包裝材料受其可降解的約束,使用性能在 一定程度上遠低于普通塑料。例如在超市購物后,我們對塑料袋的承重性有一定要求,而承重性能差恰恰是可降解塑料的普遍缺陷??山到馑芰贤€有透明度低的特點,這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住了它的應用范圍。消費者在實際選擇的過程中,往往更注重其使用性能而少關注使用完畢之后的處理問題。

標準問題

目前市場上很多塑料包裝袋上都注明“可降解”字樣。 而究竟什么是可降解材料?該如何科學準確的定義它?可降解的時間限制又是多久?在終消費者使用之前它又會不會被提前降解從而影響原本包裝物的使用性能呢?由于這一系列的問題始終沒有一個科學客觀的定義,對于可降解塑料包裝材料的標準也就有很多種。

技術問題

以光降解塑料包裝材料為例,在實際過程中,光照屬 不可控因素。當材料被填埋到土里的時候就不可降解了,其區別于普通塑料的性能便無法顯示。在產品到達消費者之前,如果在運輸過程中經歷強光照,包裝分解,會對內容為產生影響。以上因素導致光降解塑料包裝材料整體的性能并不高,重要的是,我們研究此種材料的初衷是保護環境,而對于光降解后的產物對環境有無危害,我們尚不明確。

隨著“禁塑令”的推行,新能源汽車的發展,5G 通訊興起和共享經濟推行,對材料的強度、耐溫、耐候、低介電性能等性能要求,高標準要求的塑料材料應用需求快速增長,差異化的高端改性塑料將迎來發展的春天。


亚洲精品天天影视综合网_yellow片完整版免费高清_无码精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